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红警之灾厄纪元 > 第四十五章 突袭

第四十五章 突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兵涌入了第四节车厢,这节车厢相当宽阔,视线也非常良好,但相对的,动员兵也失去了可作为掩护的地方。这是相对的,动员兵没有可作为掩护的地方,敌人同样如此,正面交锋,在这单一的空间,李蒙相信,动员兵不会虚任何人。哪怕对方是武艺者。动员兵已做好完全的战斗准备,黑洞洞的枪口对着第四节车厢与第五节车厢连接的通道。一旦有人进来,一旦来人充满了敌意,他们将毫不犹豫扣下扳机,用金属风暴将敌人撕成粉碎。在动员兵组成人墙的后面,手拿热源成像探测仪的动员兵正专注的注意着来人的动静。“他来了!速度很快!”手拿热源成像探测仪的动员兵抬头向前面的战友发出了警示。他的话刚落,一道黑色的身影冲了进来,速度极快,动员兵只能看到一个虚影。他在靠近,身影没有任何停顿,如同一支离弦的利箭向动员兵组成的人墙冲了过来,完全无视动员兵手中那黑洞洞的枪口。危险!是友,是敌,这一刻动员兵已经知晓。是敌人!他手中的长刀,带着撕裂的寒光,挥动时劲风环绕,冷然的目光看着组成人墙的动员兵就好像看待死人一般。几十米的距离一晃而过。“攻击!”也不知谁吼了一句,这是一个信号,动员兵枪口对准那近在咫尺的身影扣下了扳机。“砰砰!”密集的枪声响起,枪口喷吐着火舌,无数火红的弹痕撕裂空气向那道袭去。前路受阻,只见他身形一晃,一跃而起,踏着车厢的墙壁向动员兵的冲去。子弹从他身边掠过,“叮叮”的击打在金属墙壁上,反射的子弹到处乱窜着。在弹雨中,他的身姿就好像在跳舞,移动的身姿速度之快,几乎只能看到残影,没有子弹能够击中他,在无法躲避时,他会挥起手中的长刀,就好像看清了子弹的射线,长刀挥起,“叮”的一声,刀刃溅起火花,子弹被劈落。火光闪烁,弹痕乱舞,在雨滴般的弹雨下,前路受到最大的阻碍,他依然在前进,距离动员兵所组成的人墙只有不到二十米,如果在平时,这么短的距离,一个冲刺就能够到达,但密集的弹雨阻碍了他的脚步。他似乎有些不耐烦了,一声轻喝,双持长刀,高举头顶,刀身上绿色光辉浮现,猛的向下一挥,劲风突现,透明的劲气向动员兵横扫而来,一路所过,空间都在扭曲。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劲气就好像撕裂了空间,瞬间就到达了动员兵所组成的人墙。“嗤嗤!”那是被撕裂的声音。在前面的几位动员兵,身体上突然喷出了一阵血雾,军用大衣被生生撕裂,血肉纷飞。这一碰触,劲气烟消云散,而动员兵也倒下了几位。这让火力猛的一顿。这是机会,对敌人来说!而他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,脚下生风,挥舞着长刀向动员兵掠了过来。就在这时,一声大吼在动员兵中响起。“rpg!”动员兵应声而倒,双手护头趴在地上。在靠后的地方,一位动员兵肩抗着rpg-86火箭筒,准心对准了敌人。发出大吼的,正是他。“咻!”尾焰喷射,烟雾滚滚,拖着长长的尾焰,火箭弹从动员兵的头顶掠过,一头扎向了来犯之敌。相比子弹,火箭弹虽气势汹汹,但以速度而言,要比子弹慢多了,子弹都无法追上他的身影,速度更加慢的火箭弹又怎么可能击中他?他脸带冷笑,虽然不知迎面而来的东西是什么玩意,但它怎么可能击中自己?脚步微移,当他正打算躲过去。就在这时,在空中飞袭的火箭弹以一个漂亮的弧线,突然一头扎向了地面。他神情一愕,有些措手不及。在他前面不到三米远的地方,火箭弹与地面碰触。“轰!”巨大的火光闪烁,伴随着轰鸣的爆炸声,火焰喷发,气浪滚滚,爆炸的威力席卷着周围的一切,强大的冲击波在封闭的车厢内就如同十四级的台风,吹袭着一切。一道身影从爆炸的火焰中激射而出,以堪比子弹的速度“嘭”的一声,与车顶发生了亲密的接触。一声“闷哼”,他的身体又从车顶掉落,就在落地的那一瞬间,他身体一转,原本自由落体的姿态,瞬间转换,不算狼狈的掉落在地面。果然不愧是武艺者,如此近距离承受火箭弹的爆炸,身上竟然没有明显的伤痕。只是暴露在外面的皮肤有些微红,应该是炙热的火焰造成的,身上的黑色衣服也变得破烂不堪,看样子是被爆炸的冲击波撕裂的。他受伤了,在破烂的衣服下,出现了血迹。看来他并没有完全躲过爆炸的威力。“砰砰!”动员兵可不会给他恢复的时间,当火焰消散,回过神来的动员兵,当发现了他的身影,毫不犹豫的扣下的扳机。火焰喷射,出膛的子弹在怒吼,一头向敌人扎去。他退缩了!黑乎乎的脸庞让人无法知道此刻他的神情,在子弹钻进他的肉体之前,身影晃动,几个跳跃消失在了动员兵的眼前。  敌人消失,枪声也随即消失,车厢又恢复了平静。敌人不知何时又会出现,动员兵开始处理伤员。或许是因为太远,那一刀挥起的劲气没有给动员兵造成致命的伤害。也许是因为厚厚的军用大衣抵消了劲气大部分的威力,让动员兵的肉体得以保全,不被撕成粉碎,只是造成了一条长长的,狰狞的伤口。血流的有些恐怖。从枪声响起到结束,过程非常短暂,短暂到从枪声响起时李蒙就往第四节车厢走,当还没走到第四节车厢枪声已经结束。当李蒙进入车厢,敌人已经消失,李蒙唯一能够看到的只有颇为狼狈的动员兵。还有躺在地方,正接受战友包扎的伤员。伤口有些狰狞,血流淌了一地,翻开的皮肉里不断有鲜红的血液流淌而出,白色的扎带被侵的通红。没有药品,没有相关的医疗设备,只有最简单的扎带,为了止住伤口继续流血,只能一层又一层的包裹伤口,用厚度去止血。#####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